老龄化与健康

重要事实

  • 2015-2050年期间,世界60岁以上人口的比例将增加近一倍,从12%升至22%。
  • 到2020年,60岁以上人口的数量将超过5岁以下儿童的数量。
  • 2050年时,80%的老年人将生活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
  • 人口老龄化速度将比过去加快很多。
  • 所有国家都面临重大挑战,必须确保其卫生和社会系统做好准备,充分利用人口结构的这一转变。

 世界各地人们的寿命正在延长。今天,有史以来第一次大多数人的期望寿命达到60岁以上。到2050年,世界60岁以上人口总数预计将达到20亿,2015年时该数字为9亿。

今天,1.25亿人的年龄在80岁以上。到2050年时,仅中国便将有几乎这么多(1.2亿)80岁以上人口,而世界范围内这一年龄组的人数将达到4.34亿。2050年时,80%老年人将生活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

世界各地人口老龄化的速度也在急剧加快。法国用了几乎150年来适应60岁以上人口比例从10%升至20%这一变化。然而,巴西、中国和印度等国将只有20年多一点的时间来适应相同的变化。

国家人口分布重心移向老年人群的趋势,即所谓人口老龄化,虽始于高收入国家(例如,目前30%的日本人口已经超过60岁),但现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正在经历最大的变化。到本世纪中叶,智利、中国、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等许多国家的老年人口将达到与日本类似的比例。

寿命延长不仅能给老年人及其家庭,而且能给整个社会带来机会。寿命年数增加使得有机会从事新的活动,如进一步求学,从事新职业或长期以来被忽视的爱好等。老年人还可以多种方式对其家庭和社区做出贡献。然而这些机会和贡献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个因素:健康。

目前几乎没有证据表明今天老年人的晚年状况比其父辈更健康。虽然高收入国家的重度残疾率在过去30年中已经下降,但同期内轻度和中度残疾率并没有显著变化。

如果人们能够健康地度过这些额外的晚年岁月,并且能够生活在一种支持性环境中,则他们从事自己认为有价值活动的能力将与年轻人几乎没有差别。但如果增加的这些岁月基本是在身心能力衰退中度过,则对老年人和社会都具有更不利的影响。

关于老化的解释

从生物学角度说,老化是各种分子和细胞损伤随时间逐步积累的结果。这会导致身心能力逐渐下降,患病以及最终死亡的风险日益增加。但是,这些变化不是线性的也没有清晰的逻辑,且同一个人的年龄关系不大。有些70岁的人身体特别健康,人体功能特好,而另一些则身体虚弱,需要他人给予大量帮助。

除了生理上的变化,老化还与其它一些生命转折点,如退休、搬迁到更合适的住所以及朋友和伴侣的死亡等有关。在就老龄化问题制定公共卫生对策时,不仅要考虑如何改善与老龄相关的各种损失,还要考虑如何能加强恢复和适应能力以及社会心理发展。

与老化有关的常见健康状况

老年人的常见症状包括听力损失、白内障和屈光不正、背部和颈部疼痛及骨关节炎、慢性阻塞性肺病、糖尿病、抑郁症和痴呆症。另外,随年纪增长,人们可能同时患有几种症状。

老年的另一个特点是出现若干种复杂的健康状况,这些状况往往只发生在晚年,且不属于单独的疾病类别。这些状况通常被称为老年综合征,通常是多种基础因素,包括虚弱、小便失禁、跌倒、谵妄和褥疮等的后果。

老年综合征似乎比具体疾病的存在或数量更能预测死亡。然而,由于这些症状不是一种医学专科所特有,因此在传统的卫生服务结构以及流行病学研究中往往被忽视。

影响健康老龄化的因素

虽然老年人健康状况的某些变化是遗传性的,但多数是因为人们所处的自然和社会环境造成的——包括家庭、邻里和社区,以及其个人特征,如性别、族裔或社会经济地位等。

这些因素从很早便开始影响老化过程。人们儿时,或甚至胎儿阶段的生活环境与其个人特点结合在一起,会长远地影响到其今后变老的方式。

环境对健康行为的培养和保持也具有重要影响。在生命全程中保持健康行为,特别是平衡饮食、定期从事身体活动,和克制烟草使用等,都可有助于减少非传染性疾病风险并提高身心能力。

老年时期行为依然重要。为保持肌肉质量进行力量训练并保证良好营养既可帮助保护认知功能,延缓对护理的依赖,还可扭转虚弱状况。

支持性环境使人们能够在能力损失的情况下也能从事对其重要的活动。提供安全无障碍的公共建筑和交通工具,以及易于走动的环境都是支持性环境的例子。

应对人口老龄化所面临的各种挑战

老年人的多样性

不存在“典型的”老年人。有些80岁老人的身心能力如同许多20岁的年轻人。而另一些的身心能力在较年轻时便已显著下降。全面的公共卫生对策必须顾及老年人的各种状况和需求。

卫生不公平现象

老年人中的多样性并不是随机的,主要源于人们所处的自然和社会环境以及这些环境对其机会和健康行为的影响。我们与自己所在环境的关系会受到许多个人特有因素的影响,诸如我们所出身的家庭、性别和族裔等,这些会导致卫生服务方面的不平等。老年人多样性的很大一部分系来自卫生服务方面这些不公平在整个生命过程中的累积影响。因此必须周密地制定公共卫生政策以求减少,而不是助长这些不公平现象。

过时的年龄歧视成见

老年人往往被认为身体虚弱或具有依赖性,是社会的负担。公共卫生部门,以及整个社会要纠正这些以及其它一些有辱老年人的态度,这可能导致歧视,影响制定政策的方法以及老年人享受健康老年生活的机会。

迅速变化的世界

全球化,技术发展(例如交通运输和通信),城市化,移徙以及不断变化的性别规范都在直接和间接地影响老年人的生活。例如,虽然一个家庭中现在有更多世代同堂,但与过去相比,今天各代人更可能单独生活。公共卫生对策必须评估这些当前和预测的趋势并相应制定政策。

世卫组织的应对

根据最近一项世界卫生大会决定(WHA67(13)号决定),世卫组织正在与会员国和其它伙伴协商制定一项全面的《老龄化与健康全球战略和行动计划》。该战略和行动计划借鉴《关于老龄化与健康的全球报告》的证据并通过现有活动履行5个重点行动领域的要求。

  • 致力于健康老龄化。需要了解“健康老龄化”的重要性,并且需要持续的承诺和行动以制定基于证据的政策,加强老年人的能力。
  • 使卫生体系适应老年人口的需求。卫生系统要围绕老年人的需求和喜好改进服务结构,要力求提高老年人的固有能力,同时要对各种环境和保健提供者进行整合。该领域的行动与本组织为加强全民健康覆盖和以人为本的综合卫生服务而开展的其它工作密切协调一致。
  • 建立提供长期照护的系统。所有国家都需要建立长期照护系统以满足老年人的需求。这需要建立,有时是从零开始建立治理系统、基础设施和人力能力。世卫组织在长期照护方面的工作(包括姑息治疗)与旨在加强全民健康覆盖,应对非传染性疾病和发展以人为本的综合卫生服务的努力密切协调一致。
  • 创建关爱老年人的环境。这将需要采取行动打击年龄歧视,促进自主性并在各项政策中和在政府各级支持健康老龄化。这些活动依赖并补充世卫组织过去十年中为建立关爱老人的城市和社区所开展的工作,包括建立全球关爱老人城市和社区网络以及互动式信息共享平台“关爱老人世界”等。
  • 加强衡量、监测和理解。关于范围广泛的各种老龄化问题需要开展重点明确的研究,制定新的衡量和分析方法。这方面工作依赖世卫组织在加强卫生统计和信息方面所开展的广泛工作,例如世卫组织关于全球老龄化和成人健康问题的研究(SAGE)。